感謝阿驣收集的EVA
讓我有機會重新研究這部動畫
想當初研究駭客任務花了我三個多月
其他零零散散的資料網路多的是
找到這篇是從對岸貼的
覺得還不錯
已翻為繁中
-------------------------

【簡介】
未知的年代,神給世人以天罰———第一次浩劫(First Impact),七日七夜的洪水中只有兩個人乘諾亞方舟活了下來。

1999年,冬月與碇唯在京都大學相識。不久之後,六分儀源堂和冬月相識。當時源堂和唯已經在交往中。源堂一邊接近唯,同時也一邊接觸她背後的組織Seele。

2000年9月13日,第二次浩劫(Second Impact)發生。在南極大陸上發生了一起給地球帶來巨大浩劫的異變,造成海面水位上升、地軸扭曲。如同恐龍滅絕的傳說,巨大的隕石撞擊地球之後灰塵遮蓋天空,造成全球性氣溫下降。經濟崩壞、民族紛爭、內戰……,世界人口急速減少,只剩下原來的一半。南極,成為了寧靜的殘亡地域。人類,並未象恐龍那樣滅絕,但復興的工作,卻無比嚴峻。

2001年,碇真嗣誕生,並且,所有EVA的駕駛員亦在這一年出生。

2002年,源堂和冬月為了調查第二次浩劫的起因前往南極。國聯正式發表公告,稱2000年9月13 日的世界規模的大災害,是由於有超光速數倍的大質量隕石,衝擊南極大陸所引致,其破害性相當於40億年前的地球與小行星的撞擊。但對於造成第二次浩劫的原因,卻無人知曉。現實畢竟難以掩蓋,在專家圈內,流傳著一些保留下來的照片,在衝擊造成的光影中,有一個巨人般的影像。也有在南極等地的幸存者稱,在衝擊波浪的中心,有數對巨大的翅膀。因第二次浩劫受到驚嚇而陷入自閉狀態的美裡,被國聯保護。

2003年,國聯完成了對南極的調查,根據調查結果設立了位於箱根的人工進化研究所。冬月首次探訪人工進化研究所,之後開始協助源堂。在人工進化研究所的地下有個廣大的球形巨大空洞,而NERV本部就利用這個空洞而建造。此時,E計劃始動,零號機也開始建造了。

2004年,進行了EVA啟動實驗,在幼小的真嗣面前,發生了事故,真嗣的母親唯在實驗中消失,拯救計劃失敗。自從唯的事件以後,沒多久,源堂決定轉移實行《人類補完計劃》(在這之前的他們,其目的只是實行E計劃而已)。

2005年,美裡和律子在長野縣第2新東京市的第2東京大學內相識,之後加持和美裡相識。沒多久,加持和美裡開始同居。在地下庹洞的上方,第3新東京市開始建設。

2007年,美裡和加持分手。

2008年,赤木博士完成了MAGI的基礎理論。跟隨著母親尚子,律子加入研究所,成為主要執行人。

2009年,葛城美裡加入研究所。

2010年,NERV的中樞電腦MAGI完成的當日,開發者赤木尚子在掐死第一個綾波麗後自殺。人工進化研究所經過改編,成為了新的秘密組織NERV。

2012年,在參拜母親的陵墓時,真嗣在其父的面前逃離出走。自此以後一直到2015年真嗣都未曾和源堂見過一面。

2014年,第二個綾波麗轉學進入第3 新東京市地壹中學校內。

2015年,使徒襲來!從第二次浩後經過了15年,人類總算能重新繁榮來。EVA已有3台可以實際使用了,而後也發現了三位14歲的少男少女可以擔任EVA的駕駛員,人們不得不把未來的希望寄望在他們身上。面對重現的使徒們,肩上背負著人類存亡如此重大命運的少年們的戰爭現在開始了。

偶爾在網上看了這個文章後,終於搞懂了EVA到底在講什麼。決定有必要讓大家分享。文章太長,要有一定的耐心,但看了之後你可以自豪的告訴別人你知道EVA到底說的是什麼,所以值得你花耐心去看。

在地球的洪荒時代,天地精氣孕集,陰陽交融,有名而自無名始,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打住!反正經過複雜到沒人說得清楚的物理化學反應後,地球上開始生長生命之樹,一級一級地產生各種各樣的生物,擴散於地球的陸地、海洋與天空,使天地之間充滿了生機。終於有一天生命之樹生長到了最頂點,陽氣精華與陰氣精華各自凝結成為Adam(亞當)與Lilith(利利斯),Adam是雄體而Lilith是雌體的最高形式生物。在他們“禁斷的融合”後Lilith產生了一個“Lilith之卵即黑之月”,從中進而產生了十八個使徒,其中十七個獲得了生命之果。不知是不是因為生命之樹上生命之果只長著十七個,第十八使徒只能將就獲得了智慧之果,因此A.T.Field的力量微弱,不足以維持一個總形態,只能分化瓦解以不同的形態存在著,這就是??人類。生命之樹從此也不再存在,但生命之樹中的“光和水”,即能量與傳輸物質,構成了人類的靈魂。最後生命之樹只剩下一點點沒爛掉的根根須須,成為後世所稱的郎基奴斯長槍。Adam、Lilith及二到十七號使徒均進入了休眠狀態,而仍處蒙昧的人類則各奔前程,其中有一些智者還知道曾經發生過的事情,這些事情被作為傳說寫進了死海文書,或許還被寫進了山海經也說不定的.......

  時光飛馳,當年的第十八使徒———人類,足跡已經遍步地球,憑藉智慧發展出高度發達的文明,並以世界的主人自居。然而“心的屏障”使人與人之間產生隔閡,心靈中充滿冷漠與悲哀,孤寂感迫使人類開始尋找新的生存之道......西元1947年,在約旦溪谷的洞窟中,一些吉普賽人偶然發現了死海文書,震驚了考古學界。其破譯工作持續了很多年,終於取得成功。其記載內容令人震驚,不但指出人類與使徒的起源,還指出將來某一時刻由Adam與Lilith所生的必將歸還本體,重新生長出生命之樹並產生新形態的生命體。在這一過程中,人類和使徒,哪一方控制Adam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遺傳因子都從Adam而出(所以Adam也稱作第一使徒、最初的人),控制Adam的一方回歸Lilith之卵後,便可以成為新生命形態,或者說就是成為神,而失敗的一方只有死亡(贏的一方儘管也得死但靈魂得到拯救呵呵)。因此在這個約定時刻到來之前,使徒一定會甦醒來與人類為敵,人類要順利完成回歸就必須在此之前消滅全部使徒。

  為此目的,秘密組織Seele成立了,它的德文意思是靈魂,以基路議長為首,制訂了人類補完計劃的劇本,或稱時間表,其下屬執行機構為GEHIRUN(意為大腦),以後改稱為NERV(意為神經)。Seele在全世界招收研究人員,其中有一名是在日本京都大學從事研究工作的女學生碇唯,在1999年她所寫的研究報告引起了形而上生物學教授冬月的注意。同時注意她的還有一心要往上爬的六分儀源度,只用了幾個月時間他就把唯泡到手,並由此也進入了Seele組織成為第十三位成員(這個數字注定他是背叛的猶大)。隨著研究的深入,Seele在2000年向南極派遣了葛城考察隊,但其中只有源度一人知道考察的最終目的.......


  上帝說,我會回來的,當我回來時,我要毀滅這個世界!
  
挪亞遵從上帝的旨意建造了方舟,使地球上的生命從大洪水中存活了下來。這次大洪水是上帝的懲罰,被稱為第一次衝擊。從考古學的角度來說,遠古確實有過一次毀滅了世界上大部分人口和許多史前文明的大洪水,並留存於世界上各個民族的傳說中。
  
西元2000年8月,葛城考察隊到達南極,他們發現的巨大人形生命體,實際上是Adam與Lilith的融合體。葛城的計劃是攫取或控制Adam與Lilith的S^2機關,將Adam與Lilith分離並縮小後用于人類未來的補完計劃。但是有件事他不知道,Adam與Lilith無論是融合還是分離都會釋放巨大的爆炸能量和反ATField力,這就與核聚變與核裂變都會產生大爆炸與衝擊波的原理一樣,只是爆炸當量不同。所以儘管Adam與Lilith分離所造成的災難不會滅亡全部人類,但卻將殺死地球上的一半人口。而十六年後的第三次衝擊是Adam與Lilith的重新融合,整個世界都將再劫難逃了。
    
一無所知的葛城繼續他的分離實驗,甚至將自己的女兒也帶在身邊。九月十二日,得到Seele指示的碇源渡攜帶資料離開南極,第二天實驗便以一場大爆炸告終。強大的反ATField力喚醒了第二使徒,即那張模糊的照片上發出白光的巨人,它張開的巨大翅膀覆蓋了整個南半球,魔鬼般的咆哮聲中南極化為一片血海,巨大的海嘯數小時內就淹沒了大片陸地,使數以億計的人喪生。在這場末日災難中,只有葛城美理被其父親奮力解救逃脫,碇源渡隨後返回南極順便救起了她。但碇源渡的主要目的是回收Adam、Lilith、第二使徒,只有朗基奴斯槍被留了下來(患上失語症的葛城美理被關在一艘南極考察船上近兩年,似乎回收工作持續時間很長)。第二次衝擊引起的連鎖災難直到2002年才漸趨平靜下來。地球上的氣候也變得怪異,如日本就變成全年皆夏,無論何時都聽到蟬的叫聲,這恐怕是因為地軸偏轉的緣故。
    
Seele從死海文書中知道第二次衝擊喚醒的不光是第二使徒,實際上所有使徒都已甦醒,只是它們還需要一段時間來積蓄能量(第二使徒就是因為能量不足而被制服)。Seele經過調查還發現,衝擊發生那一天有一個孩子誕生時有奇怪的現象伴隨發生,這個孩子的名字叫做渚薰,於是連忙將他監控起來。這個孩子儘管被教育成非常有修養有魅力的人,但是他時時刻刻都沒有忘記自己的真實身份與誕生目的,那是他自由與死亡的宿命..........


  亞當問上帝,為什麼世間萬物獨有我如此孤獨?於是上帝取他的肋骨製造了夏娃。
    
西元1997年2月23日,生物進化史上第一只體細胞無性克隆哺乳動物多莉羊誕生。
人類對自己手中擁有了神的力量感到害怕,但也有人喊出了踢翻上帝寶座的誓言:
God's in his heaven,all rights with the world!??Seele座右銘
    
西元2004年,三歲的碇真嗣被帶到位於箱根的人工進化研究所(GEHIRUN的對外名稱)地下第二實驗場,親眼目睹了自己的母親在初號機中化為次量子狀態(同步率百分之四百)。不久之後,碇源渡將小真嗣託付給了住在遠方的一位老師,父親絕情離去的背影成為了真嗣心中的惡夢,在長大後仍不斷躍出腦海......
    
但他並不知道父親與其背後的Seele正在從事的浩大工作。第二次衝擊後,位於日本相模灣邊的箱根地區下的巨大球形空間內,成百萬噸的沙土被移走,地表中裝置了二十二層裝甲防護,可謂是固若金湯,人類進化研究所就以此為基地,Lilith則被釘在了更深地層下的中央教條區中。作為人類補完計劃的補助,平行實行了E計劃,從南極運來的已經失去S^2機關的第二使徒被裝上了拘束裝甲,成為人類未來補完的重要工具??EVA初號機,並且對其進行仿製得到了一部沒有靈魂的EVA零號機。然而沒有靈魂同步的EVA便無法使用,唯一的辦法是提取Lilith的靈魂物質製造了一個擁有使徒能力的克隆人,並使其聽命於人類。
    
與此同時,人類補完計劃與E計劃的主要實施者之一的碇唯卻在暗中計劃反叛seele,她試圖挽救人類渡過未來的第三次衝擊,於是利用初號機融合實驗的機會,主動使自己的靈魂完全融合進了這部補完計劃的重要工具中。源渡對碇唯此舉深感震驚,但他很快開始因勢利導實行自己的一套補完方案,將零號機克隆人的Lilith靈魂物質中摻入碇唯的粒子體,甚至使其相貌也模 馬 唯,這一製造過程是通過Dummy System實現的,通過這個系統可以由一個主體克隆出無數個分身,分享同一個靈魂。於是,The First Children??零號機專屬駕駛員??凌波麗誕生了。絕對服從源渡的她,將剛剛製造完成MAGI超級電腦的赤木博士一頓臭罵後隕命,而被利用完畢的赤木博士也隨之自殺身亡。另外一個被利用的人是EVA二號機的研製員,她的靈魂被二號機強行剝奪了一部分導致其精神分裂,其女明日香則被選為The Second Children??建造中的二號機專屬駕駛員。對源渡來說二號機難以控制,甚至可能是Seele安放在他身邊的製衡力量,因此他試圖將最重要的初號機交給自己的兒子以便控制。但將真嗣選為The Third Children卻必然招至Seele反對,因此源渡不得不耐心等待機會。
    
西元2015年6月14日下午12時30分,第三使徒出現,向人類的要塞都市??第三新東京市襲來,關東濱海區全戒嚴,戰略自衛隊機甲部隊及N2雷(即No Nuclear無核武器,但威力不亞於核炸彈)攻擊均宣告無效。源渡的機會終於到了,真嗣正在前來NERV的路上...........


  
EVA整部動畫都是建立在複雜的宗教思想之上的。簡單的,從片名就可以看出Evangelion在英語裡是福音書的意思,這就不能不讓人想到舊約聖經了吧。而且,故事中充滿了所謂上帝、亞當、夏娃、以及死海文書(The Dead Sea Scrolls:注1)等的說法。整個故事就是建立在猶太教的基礎之上的,由於猶太教和基督教之間的密切聯繫所以才有如此多的我們所熟悉的聖經中的事物;然而,本片既不是猶太教的思想宣傳,也不是基督教的宗教影片,作者不過是借用了其中的故事概念來表達自己的思想而已??這些在下面的分析中將逐漸顯示出來。
  
既然談到宗教,就讓我們從EVA中的一個神秘的組織NERV開始我們的研究吧

NERV?GOD'S IN HIS HEAVEN,ALL’S RIGHT WITH THE WORLD
  
看過EVA的人一定會對NERV的那個血紅色的標誌有深深的印象,同時也就會了解小標題中的那句GOD'S IN HIS HEAVEN,ALL RIGHT WITH THE WORLD??是英國的詩人Robert Browning的詩句,我們可以暫時翻譯成“神不為者,人為之”,我們就可以從這句話中了解到NERV所代表的意義。正如碇元渡所言科學的力量是無窮的,請看在第十二話中碇元渡與東月在南極時的對話(此時兩人在航空母艦上)

東月:不允許任何生命的存在,死亡的世界??南極,不也許應該成為地獄吧。
碇元渡:但是我們人類卻站在這裡,以生物的樣子活的好好的。
東月:因為被科學的力量保護著麼。
碇元渡:科學的力量就是人的力量。
東月:就是這樣的傲慢心態才會引起十五年前的悲劇———第二次衝擊(注2),其結果就是這樣的慘狀。這樣的懲罰實在也太大了。簡直就是死亡之海呀。
碇元渡:但現在污染已消世界已經得到淨化。
東月:即使是滿身罪惡我也還是期待人類生存的世界存在。
  
且不說這段重要對話中對故事情節的揭示,就起揭示的思想觀點已經可以解釋NERV的那個血紅色的標誌的意義了NERV的標誌是以半片樹葉下面的NERV字樣為主體,下面環繞GOD'S IN HIS HEAVEN,ALL RIGHT WITH THE WORLD的字樣。其實,那片樹葉實際上是一片無花果的葉子,也就是聖經中那象徵著亞當夏娃被逐出伊甸園的原罪??由於偷食了智慧果實的原罪;智慧禁果的表現轉換到EVA中也就是以NERV為代表的科學萬能念,而GOD'S IN HIS HEAVEN,ALL RIGHT WITH THE WORLD也就正體現了NERV的這種科學萬能的思想(注3)。然而庵野秀明(注4)卻認為科學的力量是人類原罪的根源,所以NERV的標誌上才會有無花果的葉子,一方面代表了人類所背負的原罪;另一方面,作為NERV有這樣的意義的標誌也就體現了NERV的無所畏懼,無所敬畏,唯我至上的意志體現。碇元渡作為NERV的總司令也就集中了這種思想意志或者說是碇元渡帶給了NERV這種思想。而東月就作為懷疑論者擁有著人類應該有所信仰有所敬畏。東月認為正是因為人類自滿於自己的科學力量,試圖以科學的力量進行自己的成神計劃才導致了第二次衝擊??上帝對人類的懲罰。



SEELE?意識第一的神學觀點
SEELE是NERV的直屬上級機關,SEELE作為人類補完計劃的計劃者,是EVA背後的最大的也是最終的指引力量(從SEELE的意思??靈魂就可以得知),其實只有SEELE和NERV的高層人事才知道所謂人類補完計劃的真相。所謂人類補完從外表上看是人類通過科學的力量包括神力進化到新的境界的過程,如果以電影版為基準的話,就是人類還原為LCL之海中的靈魂樣的存在。有人認為THE END OF EVANGELION的結局是人類全滅,其實是人類失去了肉體,失去了相互之間的隔閡以精神的形式繼續存在下去,也就是精神上的補完。在這一點上,TV版的結局也是如此,第25、26 話的心理分析可以說就是象徵了(其實就是)心靈的補完。由此也可以看出SEELE 可以放棄人類肉體而使人類進化到精神世界的行為證明了他們意識第一的觀念。同時也就是本片的思想基礎———人的思想是最重要的,EVA的意義就是要給人的心靈一種補完的感覺。


技術背景,Eva中的諸多疑點解釋

A.T Field 絕對領域
也就是動畫片中所謂保護使徒的強大的空間結界,可以直譯為絕對不可侵犯領域。正是由於這種結界的存在才使得使徒有強大的生命力。傳說中是由於使徒(angles)吃了禁果“生命之實”後才得到的完整的絕對領域。這也就是為什麼只有同樣具有絕對領域的Eva才有與使徒對抗的能力。然而,絕對領域的概念並不只是這麼簡單。
在tv版第24話中,第17使徒"自由意識"渚薰道出了絕對領域的另一層含義———心之壁。所謂心之壁薰是這樣描述的:“你們把‘李林’稱作絕對領域,任何人都無法侵犯神聖領域,心中的光芒,你應該知道李林是什麼了吧?絕對領域指的就是任何人心裡的心理屏障”這就是所謂的心之壁。其中,在漫畫版的STAGE 29墓碑碇元渡對真嗣說道:人們不知道為了什麼,都為了相互了解而努力。不過你記住,人與人之間是絕對無法完全理解的,人類就是這樣悲哀的生物。中,也就是說,人的心與心之間是無法完全溝通的,孤獨是人類悲哀宿命的根結。人也正是自己從上帝那裡走出來,從伊甸園中走出來,自己決定自己的孤獨的命運。然而,人類的意義並不簡簡單單而已。

Evangelion?人造人型泛用機器人
Evangelion中文翻譯成福音戰士,可以說這個翻譯是相當有味道的。至少我覺得要比那些“禦閣”們稱Eva好一些,不過,片中只是簡稱其為Eva(夏娃)倒是縮減了其中的意味。
所謂福音戰士,就是為人類帶來希望與福音的使者。在新世紀福音戰士中,Evangelion 也確實在對人心的補完上起到了相當的作用。那麼,就不得不牽扯到同步率的概念。

同步率
也就是所謂與Evangelion的同步率,這裡我認為同步率與駕駛的成功率是兩個概念。我不想牽扯太多關於“技術上”的探討。只是講一下我對同步率的特殊認識。談及同步率,赤木博士曾經說過“同步率不是簡單的身體表面所能表現出來的屬性,而是內心心理深層面的反映。也就是說,所謂同步率不過就是Eva用來檢驗心理狀態的一種機制罷了。

回到Evangelion上來,Evangelion的福音可以有兩方面的理解,一方面,他是人類用來保護自己的最終武器;也是人類補完計劃的核心;另一方面,他的同步率機制又使他成為了一架活的心理診斷器,隨時跟蹤反映了駕駛者的心理狀態,配合著全片的思想主線。

使徒(Angel)
也就是天使的意思,神的使者。然而,庵野秀明並沒有用天使這個詞。而是自己創造了一種特殊的生命體??使徒。使徒是什麼?是神的使者,是神派來奪取罪惡的人類的未來的。然而,上帝又是誰?上帝為什麼要對人類審判呢?這裡是作者的思考。

EVA中的形形色色的人
綾波 麗(AYANAMI REI)日文原名綾波 ,是操作EVA零號機的第一適格者(FIRST CHILDREN)。作為碇司令懷念亡妻--碇唯而造的人造人,長著一頭漂亮的藍發和一對血紅的眼睛,但很少開口說話亦缺乏各種表情,性格上也非常的冷漠。但她對碇氏父子,卻抱有特別的感情。 執著的走向生命盡頭的冷漠少女 綾波麗??提到這個名字大家的第一印象就是冷漠的表情,深邃的眼神。然後就是那句“命令麼?”的經典台詞,可以說這句台詞凝結了麗的思想。遵守命令、實行命令、完成自己的使命??不惜一切代價。生命的意義就在於完成命令而已。那麼是什麼讓她形成了這樣的思想的呢?一方面,是她對生命的意義的疑問“生存的意義是什麼?”再就是“生活快樂麼?”然而,實際上,她並沒有真正找到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另一方面,由於麗本身是個人造人。她被造出來就是為了進行人類補完計劃的,麗本人也說過:“如果我死了他(指碇元渡)是不會放過我的。我死了還會有一個我被造出來……”所以,深深的宿命論思想刻在了她年幼的心上。完成碇元渡的命令就是麗這個人造人生命的唯一意義。對於這個世界,對她來說無所謂,對於她自己的生命,對她來說無所謂,甚至她自己的靈魂,對她來說也是無所謂的。正因為如此,綾波麗才有了如此的冷漠,她的冷漠正是對這個無意義的世界的冷漠,她的深邃的眼神正是那看穿世界全為虛無的深邃。
物流明日香蘭格麗(SOURYU ASUKA LANGLEY) 日文原名(物流 -),通常簡稱為明日香,天鷹中譯為飛鳥。作為第二適格者(SECOND CHILDREN)駕駛EVA二號機。是擁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統的德國混血兒,在德國已大學畢業的天才少女。她的性格自信與高傲同真嗣、麗他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是那種可愛但無法接近的女孩。由於過去某段不愉快的回憶使她在故事結尾部分因作戰失利遭受到使徒的精神攻擊致使精神崩潰,沿續至劇場版中才得以恢復。她最著名的台詞是“白痴呀?” 積極追求自我實現的活潑少女
對於明日香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她自己吧。對於她所做的一切的意義都被她歸結為實現自我這一目的。無論是何時都堅持自己是最優秀的,尤其是駕駛Eva,認為自己是被選為最優秀的適應者來駕駛保護人類的Eva的駕駛員。人們都會羨慕她,這樣她也就滿足了自己的心理慾望,也就能夠繼續保持優秀繼續存在下去。直到被那個自己看不起的真治“擊敗”的那天,當她發現自己並不能做什麼,發現自己居然敗給了別人,逐漸的這種心理逐漸的發展,直到第xx使徒的心理攻擊讓她的心理防線真正崩潰,才發現自己和真治以及那個洋娃娃(麗)一樣,除了Eva以外什麼也不擁有。而且,他現在的心理也不能再駕駛Eva。失去保持自己心理狀態的明日香只能選擇逃避??她總看不起,現在卻又不得不做的事情。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明日香並不是想她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她的內心思想是很複雜的。她所表現出性格奔放的一面不過是來深深的隱藏她內心的苦痛罷了。我們的苦痛並不會消失,只不過我們把它深深的隱瞞起來,希望時間能夠將它消釋,然而,明日香告訴我們??不可能,它們是不會放過你的。同樣,明日香的高傲不過是她為自己架設的心理屏障而已??她其實也是躲藏在自己深厚的“絕對領域??心之壁當中”啊。
碇 真嗣(IKARI SHINJI)日文原名碇 操縱EVA初號機的第三適格者(THIRD CHILDREN)。NERV司令碇元渡和碇唯所生的獨子,作為駕駛員,他與EVA初號機的同步值最高,在每次殲滅使徒的任務中之作用最為突出。但由於其親眼目睹了母親的死亡( 在實驗中被"消滅"),再加上父親的冷漠和無情,造成了本人性格內向、處事態度消極、遇事總是用"對不起"來逃避現實,並且總是想把過去的記憶封閉,造成自己內心世界中還有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人格,這可能也是初號機時常暴走的主要原因吧。試圖逃避一切的自我封閉的少年 作為本片的男主角,真嗣可以說真的是在日本漫畫中開了個先例(其實Eva本身就在日本漫畫界被認為是里程碑式的作品)。一個不愛說話,自我封閉,消極的內向的,不善於表達的男主角。給那些看慣了帥哥主角的漫畫迷以一種極為奇特的感覺,然而,這種感覺馬上就上升為一種認同。這也就是真嗣這個人物刻畫的真正成功之處,以及其意義所在。
新世紀福音戰士在1995年正式在日本放映,真嗣的那種性格正是反映了當時日本少年普遍處於的那種狀態。所以很快就得到了一種認同感。的確,不僅僅是日本,在全世界在世紀末這個時間段裡生活的少年都有著一種迷茫,有人把“頹廢的一代”也算於這類,有人稱其為“無父的一代”,所謂無父,就是自我認知的不完全。具體表現就如真嗣一樣,從小就被父親拋棄,承受著孤獨,也就不願意與周圍的人交流,認為與他人交流只會造成對雙方的傷害。與其這樣,不如將自己封閉起來獨自承受孤獨。同時,對於外界的介入有強烈的反感,強大的心之壁阻攔了心與心的交融。由於這種性格,也就導致從逃避他人到逃避世界這條路。



補充:關於箭豬
赤木:真治這孩子,也許不懂主動與別人交談,所以不能結識朋友。你有沒有聽過箭豬的比喻?
葛城:箭豬?
赤木:對一只箭豬來說,就算想將自己的溫暖傳給對方,但當它接近對方,身上的刺就會令對方受到傷害。也可以這樣來形容人類。現在真治的心裡面就好象箭豬一樣,因此他變得越來越膽小。
葛城:希望他很快會認識到一個人成長的時候,身邊一定需要有朋友。總有一天會找到一個與朋友相處的方法。
真治這一形象,代表的是一個群體。很多人認為真治很象自己,真治所代表的也正是這一人群。這些人性格內向,不善言辭和與人交往,在和別人的交往中常常處於被動地位,很在意別人的看法;遇事喜歡逃避,處事易於消極,容易否定自己,箭豬的比喻也說明人與人之間真正的溝通和理解是很困難的,正因為這樣才需要進行人類補完計劃。


渚薰———最終的使者 渚薰以第十七使徒和第五適應者(駕駛員)的雙重身份出現,他的背景相當的複雜。簡單的說他是被SEELE利用而送到NERV去的,其目的就是要達成SEELE除掉已經背叛他們的碇元渡的計劃。當被蒙在谷裡的渚薰以第五適應者的身份到達NERV並且準備發動第三次衝擊時,才發現其實所有的使徒都被NERV和SEELE的圈套所矇騙了。這一段渚薰可以說是真正以神的使者的身份對人的行為進行著批判。這裡的主題音樂是S y m p h o n y N o . 9 1 C h o r a l 1 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樂,歡樂頌。這時薰所背負的天使的意義和貝多芬在此曲中所灌注的精神狀態配合的相當融洽。其中,渚薰的許多台詞可以算得上是Eva中的經典: 走吧!過來吧!亞當的分身,李林的僕人。 EVA是由亞當所生,對人類而言其存在實在使人憎惡。人類利用EVA生存至今的這種行為我實在是無法理解。 其中的“李林”就是指的人類,也就是猶太教中所說的:“人類lilin是lilith的後代,是罪惡的後代。” 亞當的分身自然是指Eva機體,人類利用自己科學的力量複製了神的行為,將Eva作為自己的僕人,並依靠著Eva而與使徒作戰並存在著。也就是在批判人類不惜利用一切的邪惡本性。 而當他到達最終教條(天堂之門)的時候,發現在那裡的竟是lilith的本體而非亞當,他發現其實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使徒強大的生命必然要敗在人類智慧之下,或者說是敗在了人類的欺騙之下。由此,渚薰 感嘆著:這是利利斯(lilith)!是嗎?原來是這樣啊?李林 使徒一直認為NERV地下深藏的就是亞當,而且,SEELE也是這樣告訴渚薰的吧。然而當最終的使徒真正看出真相之後,他便選擇了自己的死亡。 生存下去是我的命運,即使人類會因而毀滅,我也得生存下去,不過我也可以選擇死亡,對我來說生存和死亡對是一樣的,死亡對我而言是唯一的自由。



EVA中的部分情節
綾波的微笑
第六話 決戰、第三新東京市 Rei II 以及STAGE19黑暗中之月這一段可以說是被廣大ayanamist(綾波麗的忠實信徒、喜歡綾波麗的)最為稱道的Eva中的鏡頭,認為是綾波最美的樣子。然而這背後也的確有其深刻的意味吧。在這一部分中主要描述的就是真嗣和麗之間關係的發展。主要用來反映兩個人的內心世界,表現兩個人的性格,以及為對方帶來的改變。 在之前真嗣就問過綾波她為什麼駕駛Eva,而綾波的回答是因為“羈絆”。
我,跟本不會其他的事,我仿佛是為了駕駛Eva纔來到這個世上。如果我不做Eva的駕駛員的話,或許我就會變的一無所有。那不就跟死沒兩樣麼……
麗的這一段話不僅是她對自己生命的無奈,同時也在一方面道出了真嗣的心理。正是有這先文的鋪墊,才有後來這微笑的深刻。當時,由於為了掩護真嗣,綾波受了重傷,真嗣不惜一切的從Eva零號機中救出麗,也得到了綾波的微笑。這裡有真嗣的一句“經典”:
下次分離的時候不要再說“再見”這種悲傷的話了,雖然我們現在除了駕駛Eva之外一無所有,不過,只要活著的話,總有一天,一定會覺得,能夠活著是一件不錯的事。雖然距離這一天或許還很遙遠,不過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還是活下去吧。(後面一段已經不象是真嗣說的話了,不過卻很有意義,是來自漫畫版的)
這裡,兩個自我封閉的人走到了一起,互相敞開自己的心,真正生命的意義在一瞬間閃現。
在漆黑、空無一物的路上,如果二人同行,或許可以發現什麼吧?就想掛在天空上的月亮一樣。



第九話 瞬間、心、重合Both of You. Dance Like You Want to win!以及漫畫版第4冊 STAGE24不和諧音 STAGE25 Shall we dance? STAGE26 瞬間、心靈、重疊
在紀伊半島海灣出現了持有分離合體功能的第七使徒,配合不協調的明日香與真嗣,立即遭到戲劇般的攻擊。經分析,只有同時擊中分離的兩個使徒核(S2機關)才能消滅第七使徒。於是,美裡將明日香亦領回家來與真嗣同住,並進行協調統一的特訓。數日後在戰場上,需要在62秒的音樂結束之前擊潰使徒,兩人配合完璧的“舞蹈”堅持至最後數秒時崩潰,但使徒已被消滅。
這一集集中描述了明日香和真嗣在一起進行訓練的情形。尤其以漫畫版為優。描述了兩個本身處於一定矛盾狀態下的兩個人相互了解,並且達到了短時間內協調的狀態。也就表示了即使是在心之壁的作用之下,人和人之間並不是完全的不能相互了解,其實人和人之間還是可以配合的很好的。同時,真嗣和明日香也明白了相互和諧的重要性。


第三新東京市停電日
第十一話 在靜止的黑暗中The Day Tokyo-3 Stood Still
在一次實驗中,NERV本部的電力供應忽然中斷,僅有的後備電力被用于維持MAGI系統。正當NERV處於一片混亂時,第九使徒由海岸登陸。與第三新東京市內的真嗣、麗與明日香,聽到國聯的警報後,努力尋找可到NERV的通道。同時,元渡他們用自己的手為EVA 的發進作好了準備。
三機發進後,聯合作戰成功地擊毀使徒。
這次劇本所主要描寫的,是在人類沒有了自己創造的方便能源的電力之後,被稱為自動化都市的第三新東京市也陷入了一片恐慌,連保護人類的Eva都要靠電力運轉,更不
必說日常生活中對電的需要,暗示人類社會是建立在脆弱的基礎之上。同時也是一種對科學的嘲笑。
最後,有綾波 麗的一點評價作為總結:人類因為畏懼黑暗,所以用火消除黑暗以求生存


進化的終點就是死亡
第十三話 使徒、侵入LILLIPUTIAN HITCHER
NERV本部在進行模擬體測試實驗時,於蛋白壁上發現異常,經MAGI判明為細菌規格的第十一使徒。該使徒能夠急速分裂、增殖,控制模擬體後開始侵蝕MAGI系統,並提議NERV自爆。對此,律子進入MAGI尚未被侵蝕的CASPER3,依靠她母親的殘存記憶為使徒寫入了自滅促進程式,之後,使徒殲滅。
這裡主要描寫的是利用人工進化的程式,使得入侵的第十一使徒進化到自我毀滅的階段。其中最重要的台詞就是赤木律子所說的:“進化的終點就是死亡”其意義自然不是間簡單單的說明如何初掉了使徒,而是意在說明這種觀點,暗示這人類的命運。也體現了作者的哲學觀點。
在本集中還提及了MAGI??三賢人系統,就是基督教傳說中耶穌誕生時前來祝福的東方三賢人之名。關鍵是她的工作原理,由一個人的三個不同的性格進行不同的邏輯分析,進行投票式的決議。其中這三個性格就是律子的母親直子的。MELCHIOR-1代表科學家的她BALTHASAR-2代表作為母親的她 CASPER-3代表作為女人的她。這裡一方面表現人內心心理和性格的矛盾,也可以看出作者對人的心理劃分的確有他自己獨到的見解。


H a l l e l u j a h c h o r u s
第二十二話 至少要像個人 Don't Be
明日香的同步值不斷下降,她擔心自己被強迫調離EVA駕駛崗位的日子也會隨即而來。於是,第十五使徒出現時,她便不顧命令主動出去迎擊使徒。但在受到使徒的精神攻擊後,她的精神幾欲崩潰,無法作戰。最後,由麗駕駛零號機使用隆基努斯之槍將位於衛星軌道上的使徒擊潰。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著一段的背景音樂主題《M e s s i a h , p a r t Ⅱ ,42 H a l l e l u j a h ,c h o r u s (彌塞亞第二部第42章,讚美主,合唱曲)》以讚美主的神曲突破明日香的最後的精神防線,宣告了明日香那種無視一切的自大的思想的完結,明日香去尋找一種更加正確的思想吧。
另外的關鍵是隆基努斯之槍(Spear of Longinus)的出現,隆基努斯是聖經中將耶穌刺死的那個士兵的名字。這柄隆基努斯之槍具有刺穿ATField的能力,刺死了耶穌,正是刺穿絕對不可侵犯的領域呀。擁有這樣一柄槍的NERV所做的工作不正是隆基努斯的工作麼。他們的科學進化人工成神計劃的核心———隆基努斯之槍,這個名字很不錯呢。



人類的新世界———人類補完計劃
人類補完計劃是新世紀福音戰士中比較重要的一部分,可以說整個故事都是圍繞著人類補完計劃進行的。然而,人類補完計劃也確實是本片中隱藏比較深不太容易理解的概念之一。因為新世紀福音戰士一共有所謂的“兩個結局”其一是動畫片tv版的第25、26話,以意識流式的心理分析中結束。另一個就是在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描述的第三次衝擊的發生為結局。關於這兩中結局,討論相當激烈,個人各持己見,並沒有一個確切的結果。那我就把我的見解寫下,希望能夠引起一定的思考就可以了。
首先是tv版第25、26話的心理分析課,可以說,Eva的前面全部24集都是為了這最終的人類補完計劃來做的鋪墊。在這裡,所謂的人類補完就是人內心的進化,其實就是心理進化、解決病態的心理問題。片中以生存的意義,存在的目的為核心話題,以人的孤獨為對象,進行了長篇的心理描述,意在使觀眾(也就是和Eva中人物有相同心理的觀眾)在了解了片中人物的心理解決過程中也解決了自己的心理問題。(這裡我就不詳細敘述其中的分析)最終,碇真嗣也走出了自己陰晦的心理,完成了自己內心的補完,這時,所有的人都恭喜他走完了自己相當重要的心理歷程。然後,在片的最末尾,寫下了“然後祝福世界上所有的孩子……”就這樣,Eva就在這樣的話語中結束了。
然後,又推出了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以描寫故事的形式完結了新世紀福音戰士。然而,所謂的描寫故事不過就是在以故事為基礎進行心理分析而已,其實整個新世紀福音戰士故事中都是為了進行心理上的補完而設置的。


衝出自己———走向新世紀
Rei II———走向死亡體會生命(注5)
Rei II是出現在Eva的tv版中較長時間的綾波麗,tv版也就是描述了她與碇真嗣之間的逐漸溝通,逐漸了解,也逐漸的補充對方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麗逐漸的了解到人之間感情的意義,從一個不知感情為何物的“機器娃娃”到逐漸的與真嗣產生感情,最終為了真嗣而犧牲了自己。零號機的自爆與Rei II的消失宣告了Rei II任務的完成,這應該不是碇元渡給她的任務,而是庵野秀明給她加上的悲情任務吧,之所以說是任務,是說她只是衝破了自己自我封閉的性格,擁有了人的感情。然而,她還是沒有走出自己受人指示,被人利用的命運,那個工作就留給“浴火重生”的Rei III(注6)吧。就讓我們的Rei II永恆的安息吧。


明日香———飛翔在天際的飛鳥
明日香在經歷了長期的畸形心理狀態時期之後,終於,在Eva二號機中由於與母親的靈魂交流終於走出了過去的自己。完成了與Eva二號機的同步,其同步率達到了400%,終於找到了媽媽的明日香也真正找到了自己。她說“絕對領域保護著我……”一切與其他外人沒有什麼關係,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絕對領域並不是隔斷心之間的牆壁,而是用來保護自己的。飛翔在天際的Eva二號機正是自由翱翔在自己意識中的明日香啊。

Rei III———讓我去選擇
選擇是痛苦的,然而不能選擇就連痛苦都沒有……
很簡單的,在電影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綾波麗終於衝破了自己的宿命,作出了自己的選擇,離開了碇元渡,不再作他的玩偶,而堅決的作出了自己的選擇。這時的綾波麗已經完成了自己內心的補完,是完美的神一樣的存在,引導了第三次衝擊。

碇真嗣———或許這樣也好
碇真嗣在整部新世紀Eva中都是生活在嚴重的心理壓力之下。這也正是他作為男主角的宿命吧。當綾波麗把一切都交給他時他的內心還是充滿了矛盾。怕傷害別人而自我封閉的意識還是深深的埋在他的內心深處。最終,還是由於他的這種思想引發了第三次衝擊。而在LCL生命之海中,他看到了自己本來所希望的世界??人們混合成了一個整體,然而依然是混亂的世界,依然是矛盾衝突不斷。這時碇真嗣真正明白了無論在什麼狀態,自己內心不改變的話世界是不會有任何改觀的。最終,他選擇了回到原來的世界,決定改變自己,決定接受一切。
經過了這樣一段辛苦了歷程,Evangelion的少年們終於走出了自己的心理怪圈,走出了自己的心理陰影,可以說Evangelion給他們的心靈進行了補完。同時也就給全世界的少年帶來了福音。

The Final: Philosophy behind the Evangelion
從哲學學派上來說,EVA不屬於任何一個學派。它是一個由諸多思想雜合的作品。在下在EVA裡看見了尼採,看見了馬克思,看見了黑格爾,看見了海德格爾,看見了弗洛伊德……EVA作為一部超現實主義的作品來說,已經運用到了絕大多數的現代派手法。它所做的一切,目的只有一個:讓我們認識這個世界。
二元論,LCL與精神。在Eva中,認為一切生命都是由LCL構成的,也就有了LCL生命之海的概念。然而,精神卻是獨立於物質的。即使化為初始的LCL人類的靈魂還會繼續存在下去,而且,如果肉體會帶來不便的話,不如將它拋棄。
性惡論,人類是罪惡的後代,人是攜帶著不可饒恕的原罪來到這世界上。
真的是這樣麼?人類擁有生存的希望,人類的希望使人們不得不利用自己科學的力量。生存的希望有什麼不對的麼?
無道德。在Eva中無所謂道德,如果按照“傳統”來說,人類的所作所為就是不道德的。依靠複製的對手(Eva和使徒一樣是亞當的衍生)、欺騙對手而苟且偷生。這種行
徑怎算道德?人類的那種利用一切來為自己的行為是道德?道德是什麼?善惡是什麼善與惡是本身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只不過是人類為了給自己的行為編造理由的理由罷了。在尼採高呼“上帝已死”之後,我們是否能夠得到新世紀的新希望呢?
荒謬。由於人和人之間不能相互了解,所以人們按照自己對別人的想法,自己對世界的想法行事必然造成結果的不可預測性,也就是荒謬的原因。在這裡Evangelion給我們的解決辦法是??既然你在這裡你就沒有辦法解決,只能在心中去接受他。


綾波麗:人為什麼要活著呢?
———不知道
明日香:或許就是要找尋這個答案才活著的吧。
綾波麗:到底為誰而活?
明日香:當然是為了自己呀!
碇真嗣:或許是為了自己吧。
———真的麼?
…………………………
…………………………
碇真嗣:不能逃避。
綾波麗:為什麼不能逃避?
碇真嗣:逃避會使自己更痛苦。
綾波麗:逃離了痛苦之後還會覺得痛苦。
…………………………
…………………………
碇真嗣:或許並不是這個現實世界不好,但是我討厭我自己。
…………………………
一個人的世界觀就是這麼狹義的東西
你只是不習慣被人喜歡而已
一個討厭自己的人是不可能會喜歡、信任別人的
只要去改變一下自己…………
…………………………
碇真嗣:或許我可以變成喜歡自己,或許我可以待在這。沒錯,世界上只有一個我,我就是我,我要做我自己。我想待在這裡,我可以待在這裡!


利利斯和夏娃有什麼分別?
在各個宗教傳說中,夏娃是上帝從亞當身上抽出一條肋骨(克隆?)做成的女人
所以夏娃基本是無條件的從屬於亞當
eva取與eve(夏娃)的諧音,也有人說是暗示,eva實際上是克隆亞當而開發的。
莉莉絲在眾多傳說中,都是魔鬼的代表。猶太教裡說莉莉絲是亞當的第一任妻子(夏娃是第二任),但是莉莉絲想反抗上帝,於是離開了亞當,來到紅海之濱,與魔鬼結合,變成了完完全全的魔鬼。她長著7只眼睛(eva裡seele的標誌),分別看到過去與未來,有鷹的翅膀……(總之很難看就是了)
eva裡沒有夏娃的出現,只有亞當和莉莉絲作為人類的祖先



劇場版最後“亞當”為什麼掐住“夏娃”的脖子哩??
我不記得有什麼相關的解釋,所以我只能先說我自己的理解
最後剩下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真治,他拒絕了與別人的補完,選擇寧可心靈上有缺陷,有孤獨和痛苦,卻仍然保持獨立個體。另一個是明日香,她在2號機裡感受到了母親的靈魂,懂得a.t.field的意義,也保住了自己靈魂的獨立。(兩個被母親保護的小孩啊~~)
兩個人離開eva回到現實世界時,其他人都已經被補完(失去肉體,靈魂結合在一起,也就是死了嘛~~~~~)。其實這與真治本來的想法是不符合的,他所希望的是回到原來生活的環境,有朋友、有同學,還有一個不怎麼愛他,但是他仍然很看重的老爸,一個他不怎麼喜歡,但是可以慢慢習慣和改變的世界。現在的世界卻一無所有,只有那個一直罵他“baga”的明日香,所以他感到很絕望。
明日香在重新找回自我之後,已經能肯定自己的存在,她不再需要依靠別人的肯定來補完自己,所以她變得冷漠,對真治只剩下糢憐。
真治比以前更討厭這個世界,也討厭代表了未來的明日香(因為她可以毫不在乎的活下去),真治掐住明日香的脖子表達的正是他對外界和他人的仇恨。這是真治一直以來的想法,“others are hell”,他覺得別人不喜歡他,所以他也討厭其他人。他好像到最後都沒有改變。真治已經有一次覺得無法忍受明日香對他的批評,說出了他的內心感受,因此想殺死她,現在面對更無情的明日香,又想殺她也很正常。
我覺得這個結尾很自然,兩個孩子在經歷了死亡以後,如果還能正常才叫奇怪。我也覺得他們兩個不會喜歡對方。

找到了些比較詳細的評論如下
真治被作為補完對象,與EVA,朗基亞斯之槍形成了生命之樹,意識極度形而下化(意識形而下化,可以簡單地理解為,想什麼既是做什麼),於是他便開始想像,更準確地說應該是做夢,夢見自己和明日香在美裡家中的客廳裡,急切地向明日香求助,明日香卻拒絕了真治,指責他逃避與他人間的的交往,一把將真治推倒在地上。真治慢慢地爬起,歇斯底里地叫喊著:“誰能救我,不要留下我一人!不要殺我!”掀掉桌子,沉默片刻之後,舉起雙手,緊緊卡住明日香的脖子。見她舉離地面,久久地不鬆手(這個動作似曾相識,但第一次見到時,乃初號機所為)。
此時,畫面凝固了,出現的是真治混亂的意識和與麗的對話,然後是無言。於是,人類的融合開始了。關於這段畫面,很多人不解其為什麼要卡明日香,其實這種舉動,只不過是真治反人類,反社會傾向的一種體現。明日香在這裡也不再是明日香,而成為真治心中THE OTHER的代表。不是說過嗎,傷害他人,會比傷害自己更知道自己心中的痛,明日香雖然表面上一直罵真治,但實為真治最親近的人。真治由於對自己的痛恨,拒絕一切外界對他的關愛。於是就通過卡明日香來達到傷害自己內心,發洩對人類的仇恨的目的。
我個人認為,真治卡明日香的鏡頭,是整部EVA中最經典的鏡頭之一,是具“分水嶺”意義的“壯舉”。從那時起,真治便下定決心,“全滅”人類。他自我厭惡,痛恨人類的情緒達到了極致, 爆發了出來,但是在最後,真治放棄了,開始試著接受別人的愛,不知你是否注意過,電影片最後,真治在卡明日香時,明日香反而去撫摸真治的臉,真治便鬆開了雙手。這點,他和他父親是一樣的。對他們來說,“愛是一種傷害”(劇場版的副標題)。

澄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